励骏会信誉官网-继信利之后,又一位债主变身乐视股东:仁宝7亿入股乐视致新!

励骏会信誉官网,早在今年2月15日的时候,芯智讯就曾写过一篇题为《信利电子7.2亿入股乐视致新!债主变身股东,下一个会是谁?》的文章,没想到仅时隔一个多月,乐视第二例“债主变身股东”就出现了。

昨天(3月28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为提升乐视致新经营实力,乐视致新进行增资扩股,仁宝信息技术(昆山)有限公司(全球第二大笔记本电脑代工厂代工厂商仁宝电脑旗下子公司,以下简称“仁宝”)出资7亿元,其中人民币703.59万元计入注册资本,占增资后乐视致新总股本的2.1507%”。本次投资交易将于2017年6月21日之前完成交割。仁宝集团与乐视集团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在互惠互利基础上,展开全方位合作。双方作为在信息技术、电视影音、手机、互联网、智能云、智能硬件领域的优先合作伙伴。

这是继信利电子7.2亿入股乐视致新(乐视旗下电视业务的经营主体)之后,乐视又一例经典的“债主(客户)变股东”的案例上演。

乐视“危机”已基本解除

去年年底乐视爆发了严重的资金链危机,所幸的是,今年1月13号,乐视通过出让旗下的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的股权引入了新的投资者,获得了168亿元的融资。其中融创可谓是雪中送炭,其对乐视旗下三家公司的总投资就达到了150亿元。这也使得乐视得以绝处逢生。但是因为这笔钱并没有那么快拿到,所以乐视的危机并未完全解除。

今年3月1日,乐视网原第二大股东鑫根基金通过大宗交易累计抛售乐视网 1909.46万股股票,成交金额约6.4亿元。随后两个交易日乐视网股价大幅下跌,盘中还创出了自去年以来的历史新低31.01元/股(收盘价31.89元/股),而融创中国孙宏斌入股的转让价为35.39元/股,这也代表孙宏斌正式被套。

随后,又有媒体热炒“乐视遭股东抛弃”。市场上还流传着乐视体育遭王健林、马云抛售的说法。根据相关资料,在乐视体育a轮融资中领投的万达集团,2015年12月30日已全面退出;马云旗下的云锋投资,截至去年11月,持股比例也从10%大幅降至3%。

与此同时,乐视网还收到了深交所的监管函的公告,原因是贾跃亭妻子创办了“乐漾影视”完成 a 轮融资,而这将会与乐视网形成同业竞争,这也使得外界猜想贾跃亭又要另起炉灶、抛弃乐视网的打算。随后贾跃亭承诺将解决此问题。

乐视体育也是负面不断。2月28日,亚足联声明终止乐视体育的赛事转播权。此后,苏宁体育宣布获得2017赛季中超联赛独家新媒体版权,这意味着,乐视体育近期已接连失去中超、亚足联这两项重 要赛事的ip版权。此外,乐视体育还被曝出拖欠实习生及正式员工出差报销费、乐视旗下印度公司裁员85%等消息。又一次将乐视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不少人开始质疑孙宏斌真的能救乐视吗?

就在昨天(3月28日),融创中国召开2016年业绩发布会,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透露,目前融创对乐视的投资已有124亿元到账,并向投资的三家公司派了董事人员。此外,孙宏斌还表示,“乐视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你要给乐视一个发展的过程。”显然,在孙宏斌依然看好乐视,并且正在兑现承诺。

至此,乐视经过年初的一轮大规模融资,获得融创力挺,以及随后信利电子和仁宝两位最大的“债主”相继入股之后,乐视不仅化解了两大债主的问题,而且还累计获得182.2亿元人民币的融资,目前已到账的资金应该已经是超过了130亿(融创已到账的资金再加上信利的投资)。至此,乐视的资金链危机已经基本解除。

为何信利电子、仁宝都上了乐视的船?

首先,仁宝和信利电子的母公司信利国际(以下简称“信利”)都是乐视的主要供应商。仁宝是乐视手机(属于乐视移动旗下业务)的主要代工方,信利旗下各子公司与乐视在手机方面有较深入的合作,乐视手机部分型号有采用信利的屏幕、外壳、摄像头组件等。但是去年底,乐视爆发了严重的资金链危机,致使仁宝和信利成了乐视的“大债主”。

此前业内有传闻称,“乐视对供应商的欠款高达100多亿”,其中仅欠仁宝和信利的应收款就高达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8亿元)。

根据去年仁宝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仁宝对乐视应收账款为82.9亿元新台币(约合17.94亿元人民币),其中逾期1-180天的金额为42.5亿元新台币(约合9.19亿元人民币),已在去年第3季提列备抵呆账1.16亿元新台币。不过随后,仁宝称乐视于2016年11月中旬开始依约还款,履约情形良好,双方的交易条件并无变更。

但是,考虑到乐视当时的资金紧张状况,乐视即便是开始依约还款,也很难一次性还完逾期的9.19亿元。即使是一次性还了逾期的9.19亿元人民币,那么欠款仍高达8.75亿元,而且仁宝仍在与乐视合作,这也意味着依然会有新的应收账产生。

信利虽未公布对于乐视的应收款的具体数目,不过按照此前信利官方的说法,乐视对信利的欠款低于仁宝。有消息称约是10亿元人民币。

虽然,今年1月13日,处于资金链断裂边缘的乐视通过出让旗下的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的股权引入了新的投资者,获得了168亿元的融资。其中融创可谓是雪中送炭,其对乐视旗下三家公司的总投资就达到了150亿元。但是需要注意的是,乐视手机业务的主体——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并没有获得融资。这也意味着,乐视并不能拿168亿元的融资来给其手机业务供应商来还债。也就是说即便是乐视拿到了168亿元的巨额融资,仁宝和信利要想收回欠款也并非易事。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后面就有了信利电子入股乐视致新的事情。2月14日,乐视网公告称与信利旗下的信利电子达成协议,信利电子将对乐视致新增资7.2亿元,占股2.3438%。

虽然,信利是通过其旗下的子公司信利电子对乐视致新进行入股,信利内部人士也向媒体解释称,“此事是与乐视手机业务对信利手机屏幕业务的欠款是两个独立的事件。乐视手机正在根据之前的还款计划分期还款,已经还了近三分之一”。但是,这并不能消除外界认为这是“债权转股权”的看法。毕竟对于信利来说,想乐视致新的电视业务相对于乐视移动的手机业务来说,属于更为优质的资产。

此外,根据此前市场上的传闻,孙宏斌的150亿之所以投向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主要还是想通过资本市场来获得投资的增长,因为乐视影业去年本来就是计划装进上市公司(乐视网)的,而乐视致新计划2019年也要装进去。显然,如果乐视致新真的会在2019年并入上市公司,那么也意味着现在投资乐视致新将会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而此次乐视网的公告也印证了这一传闻。

此次乐视网公告显示,仁宝7亿元入股乐视致新的这笔投资还有着数条先决条件的,比如乐视致新及乐视网无重大不利变动;其他认购乐视致新增资之投资人无重大违约情事;乐视致新股东会决议通过增资;其他与本交易相关之文件业已签署,且相关之签约方有依约履行等。但是更为重要的是,根据投资协议,乐视致新还向仁宝承诺应于2019年12月31日前,将乐视致新的股权重组进入上市公司而向中国证监会申报。

显然,这正是信利和仁宝这两大“债主”愿意入股乐视致新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后续这两大“债主”可以通过资本市场来进行套现获益。此外,信利和仁宝还能够涉足乐视电视业务,信利可以为乐视电视提供面板等零组件,而仁宝则可为乐视电视进行代工。

而对于乐视来说,引入信利和仁宝的投资,不仅化解了“债务危机”,而且还与业内实力较强的供应商形成了更深度的合作和利益捆绑,这确实又是一个“债主变身股东”的经典案例。至此,乐视生态又迎来一位重量级的大佬上船。

快开船了,还有人会上船吗?

对于乐视来说,仁宝和信利应该是其两个最大的“债主”,现在这两个大“债主”都已经成“股东”了,也就意味着“欠款”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了一大半。那么除了仁宝和信利之外,接下来是否还会有“债主”可能变身为乐视的“股东”呢?

根据去年底半导体通路商文晔的公告显示,其对乐视的应收帐款总金额为226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6亿);其中,逾期帐款金额为1874万美元。

今年2月7日,台湾半导体零组件通路商龙头大联大在说法会上公布了2016年第4季财报,承认其客户乐视给其带来的逾期坏帐已高达15.5亿元新台币(约3.5亿人民币),而这也使得大联大单季每股税后纯益降到0.22元,季减八成。

有报道称乐视还欠了舜宇光学约2-3亿元。此外,乐视是否还有其他的大笔供应商欠款,目前尚不清楚。

可以看到,乐视对于大联大和舜宇的欠款数额并不算小,那么他们有可能会“上船”吗?笔者认为可能性不大,首先现在乐视资金链问题已经基本解决,此时再拉人进来进一步稀释股权可能性不大。当然这也要看想上船的人对于乐视未来战略来说是否会有大的帮助。而大联大只是元器件分销商,其对于乐视的帮助可能并不会太大。至于舜宇,其与信利在业务上有一定的重合(摄像头模组),乐视既然引入了信利,再引入舜宇可能性不是很大。

当然,“在2019年12月31日前,将乐视致新的股权重组进入上市公司”的预期下,相信应该还是有不少人愿意“上船”的,而对于乐视来说如果能够多捆绑一些有实力的优质供应商上船,自然也是极好的。

作者:芯智讯-浪客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多干货、爆料、独家观点,欢迎订阅芯智讯

官方微信公众号:芯智讯

新濠影汇线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