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娱乐推广代理-世纪伟人邓小平

人人娱乐推广代理,文/完颜亮

谈邓小平的历史功绩,人们会根据自己的理解,列出许多不同的方面。如果站在历史高度,把眼光投放到世界范围,从他对全人类贡献的角度观察,就会看到:邓小平以他宏阔的眼光、包揽全球的胸怀、博大深邃的智慧、雄健的气魄,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他推动人类进步的作用,从范围看,是全球性的,从时间看,是跨越世纪的。因此,他的逝世,才会引起全世界的震惊,牵动不同国家代表不同利益的政治家的神经。称邓小平是世纪伟人,恰如其分。

高瞻远瞩的两个论断

20世纪70年代后期,被称为世界“两霸”的美国和苏联的冷战正酣,局部战争不断,不少国家政权频繁更迭,全球动荡不安。那时,绝大多数政治家都认为世界局势会持续紧张,全球将长期处于冷战状态,最终引发世界大战。与此相应,各国政治家大多持冷战思维,主张准备战争。中国人的绝大多数,仍然处在准备打仗,准备打大仗的思维之中。这也难怪,当冷战阴霾笼罩世界时,自然使人产生这种认识。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邓小平却高瞻远瞩,准确分析了世界格局和发展趋势,提出了令许多人想不到的新看法:“我们总的判断是:战争的危险还是存在的。但是和平力量的发展超过了战争力量,争取一个较长时期的和平是可能的。”他强调:“这个判断,对我们非常重要”,“没有这个判断,一天诚惶诚恐的,怎么能够安心地搞建设?不可能安心地搞建设,更不可能搞全面改革”。1985年3月4日,邓小平在会见日本商工会议所访华团时,鲜明地提出了他的著名论断:和平和发展是当代世界的两大问题。邓小平此话一出,不仅让当时许多中国人不理解,也使二战后所有的政治家黯然失色。什么叫高瞻远瞩?这就是高瞻远瞩。什么叫战略眼光?这就是战略眼光。

后来世界局势的发展,证明邓小平这个判断完全正确。正是在这个判断指引下,中国全面调整方针政策和战略重点,走上了一心一意搞建设的路。

◆1978年3月,邓小平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

有人可能不理解:邓小平不就是讲了这句话吗?但是,做出这个判断可不简单。它需要具备世纪伟人的深刻洞察力,需要透过纷繁复杂的现象看到本质,需要具有覆盖全球眼光,需要具有发现历史趋势而形成的远见,更需要过人的胆识。试想,作为中国的掌舵人,做出这个判断,如果真的判断失误,真的发生世界性战争,中国被迫卷入大战,却因为基于邓小平的判断而缺乏准备,邓小平岂不成了千古罪人?

邓小平提出“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两大主题”这一科学论断,意义十分重大,影响极为深远,它改变了中国,使此后中国的建设和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它改变了世界,使世界精明政治家逐渐趋同此识,进而调整国家政策。可以说,它起到了维护世界和平的重大作用。

中国社会主义还处于初级阶段,也是邓小平作为世纪伟人高瞻远瞩做出的结论,很不简单。当时中国已经搞了30年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占国民经济的95%以上,谁能想到中国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谁敢这样提?但坚持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的邓小平,基于他对中国实际经济和社会发展情况的深刻认识,提出了这一观点,并且断言,中国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要持续很长时间。

70年代末80年代初,邓小平在审阅《关于建国以来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草稿时提出了“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还是处于初级阶段”的论断。党的十二大报告进一步明确提出:“我国的社会主义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物质文明还不发达”。但这几次对初级阶段的阐述还没有从理论的高度上作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依据。党的十三大召开前夕,邓小平专门谈到一点:党的十三大报告要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阐述清楚,“中国的社会主义是处在什么阶段,就是处在初级阶段,是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本身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而我们中国又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是不发达阶段,一切都要从这个实际出发,根据这个实际来制订规划”。邓小平提出的这一论述,第一次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作为事关全局的基本国情加以把握,从根本上解决了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出发点问题的认识。没有世纪伟人的高瞻远瞩,做不到这一点。因为他从我国的基本国情出发,科学地回答了中国现实社会所处的历史方位,确定了当代中国正确的发展路线。从实践上看,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的提出,是在全面总结社会主义建设历史经验的基础上,开拓前进,寻求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路子的起点。

◆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两大主题。基于这一判断,时任中央军委主席的邓小平轻轻伸出的一个指头震惊了世界——中国人民解放军裁减员额100万。

邓小平的高瞻远瞩,影响了中国也影响了世界。基于对世界主题的正确判断,中国得以一心一意搞建设,并且将这种建设与世界经济相连接,制定了和平外交政策。基于对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方位的正确认识,我们更加自觉地从现阶段中国实际出发,寻求适应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际的生产关系、所有制结构、分配结构,乃至生活方式,从而使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社会主义制度不断得到完善,社会生产力水平和现代化程度快速提高。中国的快速发展,改变了中国的面貌,也改变了世界格局。这些都毫无疑问推动了人类进步。

科学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

毛泽东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共产党几十年奋斗历史经验的结晶,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遗产。怎样看待民族英雄和民族精神遗产,不是小事情,这是一个民族有无生机和前途的关键。鲁迅先生去世后,著名作家郁达夫曾撰文纪念说:“没有英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一群可怜的生物群体,而有了英雄人物却不知道崇拜和爱戴的民族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这句话虽然尖刻,却道出了真理。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丢了斯大林这把“刀子”,造成了苏联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混乱,也为苏联三十年后亡国种下了病根,证明了这句话的正确。

毛泽东逝世后,特别是20世纪70年代后期,中国也出现了一种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怪调。1979年,在北京西单的一面墙上,张贴出不少攻击毛泽东、毛泽东思想、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大字报,即所谓“西单民主墙”。西方的一些舆论家们看到这些现象,认为中国必定会“非毛化”。邓小平敏锐地看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认识到,只有正确对待毛泽东的功和过,正确对待毛泽东思想,我们党才有希望,中华民族才有希望。

但是如何公正评价毛泽东,既科学分析毛泽东晚年的错误,又维护毛泽东中华民族伟大英雄的地位?如何把毛泽东说过的不正确的话和毛泽东思想区别开来?确实是一个世纪难题。然而,这个难题在邓小平手上顺利解决了。

邓小平坚定捍卫毛泽东的历史地位,他告诫说:“对毛泽东同志的功过评价不恰当,老工人通不过,土改时候的贫下中农通不过,同他们相联系的一大批干部也通不过。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丢掉了这个旗帜,实际上就否定了我们党的光辉历史。”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很多同志直接批评了“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提出了为“四五事件”平反等问题。党中央本着实事求是原则,公开为“四五事件”平了反。就是在这个时候,邓小平同外国记者谈话,特别指出了毛泽东对中国人民的功勋是不可磨灭的,如果没有毛泽东,中国人民很可能还要在黑暗中苦斗更长的时间。他在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所作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报告中,再次肯定了毛泽东的功绩:“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这丝毫不是什么夸张。毛泽东思想培育了我们整整一代人。我们在座的同志,可以说都是毛泽东思想教导出来的。没有毛泽东思想,就没有今天的中国共产党,这丝毫不是什么夸张。”他同时指出,“当然,毛泽东同志不是没有缺点、错误的,要求一个革命领袖没有缺点、错误,那不是马克思主义。我们要领导和教育全体党员、全军指战员、全国各族人民科学地历史地认识毛泽东同志的伟大功绩。”

1979年国庆前夕的9月1日,邓小平约胡耀邦、胡乔木、邓力群谈话,就他们起草的叶剑英国庆讲话的初稿提出了重要意见。他说,现在的稿子,对毛主席的地位,毛主席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所做的贡献,讲得太弱了。还是要讲在30年的历史上,毛主席是有伟大功绩的。要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同30年的整个历史衔接起来,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大前提下写这个报告……要使人看了文章以后得出一个总的印象,我们党和人民现在是在真正搞毛泽东思想,完整准确地学习、运用毛泽东思想,是真正将毛主席为我们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付之实现,不是搞片言只语。这是个非常大的问题。稿子第二次修改后,小平同志看了很满意,他说,这样讲就好了,就讲够了,讲毛主席的好处,毛主席的贡献这样讲够了。党的十一届四中全会讨论通过的叶剑英的讲话稿,就是按照邓小平上述谈话精神而写成的。9月29日,在建国30周年庆祝大会上,叶剑英代表中共中央、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发表了这一重要讲话,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和指导作用,给予充分的肯定,对我们建国30年来的成绩,作为历史的主要方面的成绩,给予了充分的肯定。邓小平把这件事与中央当时要起草的《建国以来党的若干重大历史问题的决议》联系起来,说:有了这个讲话稿,历史决议就好写了。

邓小平对起草上述决议的关注点,集中在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评价。1980年3月19日,邓小平约胡乔木、邓力群等人谈话。他说:确立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这是最核心的一条,不仅今天,而且今后,我们都要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十一届五中全会为刘少奇平反的决定传达下去以后,一部分人中思想相当混乱。有的反对给刘少奇平反,认为这样做违反了毛泽东思想;有的则认为,既然给刘少奇同志平反,就说明毛泽东思想错了,这两种看法都是不好的。必须澄清这些混乱思想。

◆1981年6月,邓小平在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上讲话,这次会议通过了邓小平主持起草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统一了全党对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的认识。

起草小组按照邓小平的意见,修改了提纲,交给邓小平审阅。4月1日,邓小平约胡耀邦等人谈话,专门讲:社会主义革命搞得好,转入社会主义建设以后,毛泽东同志也有好文章、好思想。讲错误,不应该只讲毛泽东,中央许多负责同志都有错误。在这些问题上要公正,不要造成一种印象,别人都正确,只有毛泽东一个人犯错误。这不符合事实。中央犯错误,不是一个人负责,是集体负责。他再次强调,决议中最核心、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党内党外、国内国外都需要我们对这一问题加以论证,加以阐述,加以概括。

按照邓小平的意见,起草小组两次修改决议稿,拿出来后,邓小平仍然不满意。感到整个文件没有很好地体现原来设想要确立的毛泽东的历史地位,以及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问题。他于6月27日同胡耀邦、胡乔木、姚依林、邓力群等人再次谈话说:决议稿要说清楚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及建设,毛泽东同志有哪些贡献。他的思想还在发展中。我们要恢复毛泽东思想,坚持毛泽东思想,以至还要发展毛泽东思想,要把这些思想充分表达出来。毛泽东的一些重要文章,如《论十大关系》、《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等,都要写到。要给人一个很清楚的印象,究竟我们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坚持毛泽东思想,指的是些什么内容。重点要放在毛泽东思想是什么,毛泽东正确的东西是什么方面。邓小平强调,错误的东西要批评,但是要恰当。他最后说:这个决议草稿不行,要重新来。看来进行修改的工程比较大。

起草小组根据邓小平的意见,对草稿作了较大的修改。7月将改后稿提交中央书记处讨论。又经过反复修改,稿子在小范围内征求意见后,又组织4000名高级干部对草稿进行讨论,征求修改意见。讨论中,大多数同志对这个草稿中历史地科学地评价毛泽东、肯定毛泽东思想,表示了赞同的意见。但也有些“文革”中挨过整的人带着个人情绪,对毛泽东提了不正确的批评。他们提出,毛泽东犯了很多错误,《决议》不应该写毛泽东思想部分。有人甚至认为毛泽东的品质不高尚。有人说:毛泽东前期是马克思主义者,后期是极左主义者。还有人说:整个建国30年来,所有这些错误都应该由毛泽东一个人负责。

邓小平看了有关讨论意见的简报后,于10月25日召集胡耀邦、胡乔木、邓力群谈话,鲜明提出:《决议》稿中阐述毛泽东思想的这一部分不能不要,这不只是个理论问题,它还是个政治问题,是国际国内的很大的政治问题。他严肃地说:“如果不写或写不好这个部分,整个决议都不如不做。”“不写或不坚持毛泽东思想,我们要犯历史性的大错误。”邓小平认为讨论过程中有些同志把许多问题都归结到毛泽东同志的个人品质上,这是不对的。他指出:对于错误,包括毛泽东的错误,一定要毫不含糊地进行批评,但是一定要实事求是,分析各种不同的情况,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到个人品质上。毛泽东不是孤立的人,他直到去世,一直是我们党的领袖。对于毛泽东的错误,不能写过头。写过头,给毛泽东抹黑,也就是给我们党、我们国家抹黑。这是违背历史事实的。

决议起草小组对决议稿又进行反复修改并广泛征求意见后,交邓小平审阅。邓小平看后认为,这个决议是个好决议。核心问题是对毛泽东同志的评价,稿子的分寸是掌握得好的。正是在邓小平指导和坚持下,这个决议稿很成熟,并且得到全党拥护。

在维护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问题上,邓小平表现出了他作为世纪伟人的眼光。他用一句科学完整的话,平息了当时党内外纷争,让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佩服。这句话是:准确的完整的理解毛泽东思想体系。他还多次强调实事求是是毛泽东哲学思想的精髓。邓小平这个提法在党内影响极大,很快就统一了全党思想。

毛泽东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是新中国的缔造者;毛泽东思想培养了一代中国人,并且还将长期是中国人的精神营养剂。邓小平科学评价毛泽东,维护了他中华民族英雄的历史地位;邓小平科学阐释毛泽东思想,维护了它在中国的指导思想地位,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这个大事做得漂亮,对于稳定中国、发展中国具有决定意义。联系苏联东欧剧变的教训,我们不能不承认,邓小平做的这件事带有挽救中国的性质。我们再联系毛泽东是曾经推动人类历史车轮前进的杰出人物、毛泽东思想是对世界进步产生重大影响的思想体系来看待邓小平做的这件事,不能不说,他立下的是世纪性的大功劳。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得到科学评价,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没有丢,正如江泽民所指出的:“关系到如何看待党和国家几十年来奋斗的历史,也关系到党的团结、国家的安定和党、国家未来的发展前途。”

指引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正确道路

邓小平做出改革开放决策,推行一系列带有全局性和决定性的改革开放措施,取得了重大成果,有目共睹。但这并不是邓小平作为世纪伟人的条件。因为20世纪后期,许多国家领导人都推行过改革开放,有的也有成绩。邓小平在改革开放问题上的世纪性、全球性贡献在于:他确定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性质,指引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使中国这只大船在改革开放道路上稳健、快速行驶了35年。邓小平这个世纪性、全球性贡献,是他区别于20世纪后期其他改革者的根本点,也是人们往往忽略的他真正具备世纪伟人条件的关键点。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伊始,就有一部分人试图把改革开放引向全盘西化。他们有意将中国改革开放向西方化解读、引领、鼓噪。这是右的一方面人。另外有一些人,认为中国改革开放是在走资本主义道路,并且据此做出种种指责。这是“左”的一方面人。奇怪得很,不论“左”还是右,都认为中国改革开放是搞资本主义。他们不理解,邓小平对中国改革开放的性质规定得非常明确,这就是:中国的改革开放,是社会主义的改革开放,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改革开放要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不动摇。

邓小平生前讲中国改革开放的谈话有几十次。但他强调最多的是:我们的改革开放,是社会主义的自我完善和发展,改革开放要坚持社会主义不动摇。他反复强调:我们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个好制度,必须坚持,不能动摇。我们过去闹革命,就是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崇高理想而奋斗。现在我们搞改革,仍然要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我们要不断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寻找新办法、制定新制度,使整个国家的各种体制越来越完善。改革要达到的总的目的,是要有利于巩固社会主义制度,有利于巩固党的领导,有利于在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下发展生产力。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我们实行改革开放,这是怎样搞社会主义的问题。作为制度来说,没有社会主义这个前提,改革开放就会走向资本主义,比如说两极分化。中国只能搞社会主义,不能搞两极分化。如果改革开放真的导致了资本主义,那末,我们的这个政策就失败了。因此,在改革中我们始终坚持两条根本原则:一是以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为主体,一是共同富裕。鼓励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也正是为了带动越来越多的人富裕起来,达到共同富裕的目的。

◆1987年10月,邓小平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这次大会上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作了深刻阐述。

对于中国的基本经济制度,邓小平曾特别加以强调,他指出:“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

1987年4月和1988年10月,邓小平两次展望21世纪中叶改革开放将使中国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时,说过这样的话:“更重要的是向人类表明,社会主义是必由之路,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我们要用发展生产力和科学技术的实践,用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建设的实践,证明社会主义制度优于资本主义制度,让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认识到社会主义确实比资本主义好”。

面对右的期待和“左”的置疑,邓小平始终坚持中国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性质。他对于中国改革开放社会主义性质的阐述和坚持,被中国共产党所继承,他逝世后,历届中共中央领导集体都坚持这条根本原则。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强调:“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邓小平的这一世纪性贡献,被中国共产党继承和坚持,保证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不变质,不停顿,不折腾,指引中国这艘巨轮,永远在正确航线上乘风破浪。而中国社会主义性质的改革开放所带动的中国平稳而又快速的发展,在改变世界格局,牵动世界进步车轮前行的同时,更使世界人民看到了社会主义的巨大优势和强大生命力,使世界人民重拾对社会主义的信心,鼓舞了国际进步力量,推动了人类进步。可以说,邓小平对中国改革开放社会主义性质的论述和坚持,是他作为最优秀最有成就的改革者资格的基本点,是他成为改变中国和世界的世纪伟人的基本条件。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

转载请注明转自《党史博采》。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党史博采微信公众号:dangshibocai